《血源》老猎人DLC剧情什么意思?老猎人DLC剧情看法分析
《血源》老猎人DLC很多玩家都已通关,有些玩家们对于本款DLC的剧情不是太理解,这里带来玩家絵空事773总结分享的老猎人DLC剧情看法分析,赶紧来脑补吧。游迅网www.yxdown.com​ 相信通了DLC的朋友们也知道,DLC的内容是联系了第一猎人路德维德,治愈教会创始人劳伦斯的往事。而除了本来的亚楠以及教会的研究大厅还多了一处关键灾害地点:小渔村。 1.小渔村 科斯 玛利亚 从渔村比较容易理顺通篇故事的起因 渔村村口的变异人一直喃喃自语:拜伦维斯,拜伦维斯,弑神的杀人者渴求血液的恶魔,为恶行赎罪承受科斯母亲的愤怒,饶恕凋零的可怜孩子每个可鄙的降生都将新生的孩童带入毕生的痛苦。 渔村的惨状的原因应该就是拜伦维斯所带来的。我个人认为科斯应该是海神一类的上位者,而渔村对于科斯的信仰应该有着悠长的历史,为渔村带来安逸富裕。但拜伦维斯当时开始着手研究上位者的子嗣,不巧此时的科斯很可能因为怀上了子嗣而受到拜伦维斯的注意。于是便出动了教会猎人前往渔村想活抓科斯带回研究,由劳伦斯策划组织,路德维德,玛利亚应该有参与其中,格曼也可能有前往。捕获行动并不顺利,科斯受到重创命不久矣,如果上位者在诞下子嗣前死亡,那么子嗣有可能便胎死腹中,劳伦斯觉得科斯已无任何价值,放弃了科斯返回亚楠。无辜的科斯遭到此无妄之灾,临死前对始作俑者落下了诅咒诅咒这些野兽们,以及他们的子孙,诅咒他们世世代代。这是在我们进入猎人梦魇前,所听到的话语,不言自明就是科斯说出的。 说说玛利亚姐姐,她的身世是该隐女王的亲戚,格曼的爱徒。如果跟该隐有联系,那么玛利亚应该也是污秽血族的一员,擅长血质攻击,但装备说明玛利亚并不喜欢血质武器,而更喜欢灵巧敏捷的。武器洛阳上说到玛利亚因为惭愧而把洛阳弃于渔村的井底,那么玛利亚所为之惭愧的事情可能指的就是杀死了科斯。然后亲自用星象盘跟星辰钟楼把此处隔绝,把秘密永远封印。在我们触发玛利亚战斗的时候,她说:尸体就应该让她好好安息才对。这里的尸体多多少少一语双关,但更多的应该就是说科斯的遗体了。而为了守护着这个秘密,玛利亚不惜使出了自己所厌恶的血统力量与我们对战,看得出玛利亚对于守护渔村的决意。 2.猎人的梦魇 西蒙 路德维德 格曼 猎人的梦魇重现了当时猎人们出动肃清亚楠的场面,而不断的猎杀使得很多猎人已经丧失了理智,只沉浸在猎杀与浸透血液的快感中。根据故事我们第一个遇到还是正常人的第一位NPC猎人,西蒙。从对话里可以看出他是置身于事外的,可以确定他并不是当时的古老猎人,可能是跟我们一样进来了猎人的梦魇一探当年的秘密的,当他需要利用我们来为他开路,坐享渔翁之利的意思。而后在我们战胜路德维德他也出现进行一番怜悯之语。我个人觉得,猎人的梦魇到星辰钟塔是同一个时间线,而当我们到了渔村,应该是脱离了梦魇的范围吧?我们见到的劳伦斯,路德维德,玛利亚都是已故之人,只有在梦魇才得以重现。那么根据我的推测,梦魇的本体是知道玛利亚所要维护的渔村,持有星象盘才能开启渔村的入口,而当时到至今还健在的,不就是格曼了吗?路德维德为何变成这幅模样我还是没有多少头绪,这个欢迎大家一起解析。还有一个,猎人工场里得到的脐带,会不会就是从科斯身上由格曼带回来的呢? 3.布拉多的证词 劳伦斯 布拉多,我们在推图过程中不断凭空出现的猎人,其本体被禁锢在了地牢,通过摇铃不断召唤自己的分身。击败他的分身能得到他所穿的装备,最后一件便是名叫布拉多的证词的头套。根据物品描述,说布拉多杀害了一位变身成圣职员野兽的伙伴,并把它的头皮制成了这个头套。被杀害,而且被割下了头颅,用头皮做了头套的圣职员野兽。想到了谁?很可能就是我们所遇到的第一教主劳伦斯,本篇里劳伦斯的头骨是已经变化为野兽的头骨,在大教堂。同样DLC里的劳伦斯也是在大教堂,那么劳伦斯是被布拉多所杀害的,可能多少有些联系。 结语 根据我自己看到所拼凑出来的故事,可能有存在硬伤的地方,但血源的故事框架实在太大太神秘了,抛出的线索零散,只能由玩家去解读。每次想把故事的内容理顺,却依然觉得凌乱不堪。也许我们自身已经融入了血源通篇故事里面,像猎人所经历的一样,所见到的越多,自己也越迷失,像里面学者那样,为了探究神的秘密那样,疯了也不一定。回想起我们踏入亚楠,我们认为是为了让亚楠恢复原来的模样,开始斩杀阻碍我们前行的怪物。而当机枪哥说出你猎杀的不是怪物,而是人。是否开始对自己的目标开始有了彷徨?科孤儿从科斯的怀里爬出时,望着大海迷茫的背影,对来到的猎人疯狂地攻击。你是否听到,声嘶力竭中的一丝哭泣声。我们惧怕未知,也渴望知道一切,而最后,自食其果的还是我们。 有关血源老猎人DLC剧情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更多本作攻略,请关注游迅网《血源》专区。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